67橘梨纱番号

67橘梨纱番号

后其家人持方质愚,系仿补阳还五汤,重用黄八钱。 为开拙拟仙露汤,因其尺弱嘱其将药徐徐饮下,一次只温饮一大口,防其寒凉侵下焦也。

盖其临盆努力之时,致上焦清阳下陷,故产后遂发寒热,至服生化汤而愈者,全赖川芎升举清阳之力也。用柏子仁以养肝血、滋肾水,即以调半夏之辛燥。

今试举治愈之案以明之。 延医服药十余日,咳嗽呕血,似更加剧,惫莫能支。

且肾为水脏,水虚不能镇火,火必妄动而刑金。再诊其脉,愈形沉弱。

继又用原方,先取鲜白茅根二两煮水以煎药,仍分三次服下,尽剂而愈,大便亦通下。惟其言今日之好人参难得,若用白虎加人参汤及小柴胡汤,方中人参可以沙参代之,似非确论。

 即脉审证,知系寒痰结胸无疑。又尝阅《沪滨医报》,谓脑中血管及神经之断者,地龙能续之。

Leave a Reply